楊秀櫻自傳

藝術家 楊秀櫻 藝術家 楊秀櫻

自傳(2001 年寫)
回想這兩年來,在相夫教子之餘,書畫及篆刻幾乎佔滿了我的大部份時間,不過我還是堅持「家庭第一」的原則。非常感激上蒼對我的厚愛,有好公婆,有好老公,還有兩位体貼懂事的好兒子,多虧了他們幫我分攤許多家事;雖然忙於教學及畫作,我的心仍永遠以他們為第一位。  


在實踐大學家政科的求學時期,老師們所教導的每一學科幾乎都跟「家」有關係,從此奠定了我對「家庭價值」的深刻認識。一般人也許以為“家政有什麼好學的?”我卻覺得該學的真不少;結婚後我以「家庭主婦」作為自己的事業,更深深体會理家的重要性,如果家家都能夠祥和,社會必能更安定。回想廿四年前,正歡喜籌備婚禮,卻突染肝炎,婚禮照常舉行,新娘當天就累倒了,第二天到北醫住院,診療後在家休養,不能操勞,原本動作不快的我,這下更是 凡事都得慢慢來,連掃地也不能太用力,幸賴良醫治療,加上很小心的保養,將近兩年,終於完全康復。恢復健康後仍擔心懷孕是否會感染嬰兒,經過醫師保證不會,才依家庭計劃生下老大及老二,讓家一天天更熱鬧、更溫馨,洋溢著滿屋子的幸福。 民國65年剛結婚時,先生月薪只有三仟多,拿一半給婆家,自己所剩不多,省吃儉用,也過得去。沒錢買孕婦裝,就用舊衣服改一改,做兩件背心裙替換著穿,肚子太大了把釦子移一移,就這樣撐到兒子出生。他們的內衣、尿布、外衣、褲子也都是我自己動手做,看起來特別貼心可愛。老大小時候對所有奶粉過敏,每天拉肚子,尿布疹一直好不了,只好每餐熬米湯給他喝。老二在兩歲多時突患了腸套疊,還好仍記得學校所教的兒童保健課程,趕緊送馬偕醫院,檢查之後立刻動手術,才解救了小寶貝的性命。雖然不免為養育小孩操心,回想那時候的生活就是照顧先生和兒子的三餐與生活起居、買菜、煮飯、洗衣、拖地、逗逗乖巧不吵架的兩兄弟,日子過得幸福而滿足。

兩個兒子都是從幼稚園中班讀起,我也讓他們遍習各種才藝,諸如鋼琴、小提琴、心算、游泳、圍棋、電腦、畫圖、小科學家、數學、……只要他們不抗拒的,樣樣都來,讓他們的童年過得又充實又快樂,使我心慰。兩兄弟先後均考上美術資優班,老二方碩曾榮獲世界兒童畫展特優獎。隨著e  時代的來臨,方煒(哥哥,現就讀台大)和方碩都擅長電腦與網路,將資訊科技與美術結合,無論是電腦繪圖、動畫、影音多媒体、甚至網站設計,均能得心應手。 我的父母在豐原經營有名的義華餅行,從小吃穿都不愁,而且培養出自己打理的能力,大節日(如中秋節、春節)還要幫忙賣東西。媽媽必須兼顧家務和店務,已經 非常忙碌,還要照顧我們七個子女無微不至。從小看著媽媽縫製衣服、燙洗衣物、醃製蘿蔔、大黃瓜、灌香腸、晒膽肝、種花、烹飪、…我 都很用心學。因此,小學的我就會自己洗制服、燙衣服、用木炭生火、煮飯、甚至縫製簡單的衣服,這全歸功媽媽的教導。只是她實在太勞累了,積勞成疾,五十三 歲就因肝癌往生,留下永遠的懷念。高三就失去母愛,還好媽媽已教我能夠獨立照料自已,上台北讀書時,同學看我什麼都會處理,常稱我是「賢妻良母型」,聽到 這樣的誇獎我也很高興,以此作為自己的理想。 拙於言詞是我最大的弱點,大部份時候我會很安靜地當個好聽眾,聽別人侃侃而談,淘淘不絕,好生羨慕;不過如果談到畫畫,只要是我懂的,倒是可以教得蠻流利的。我也很樂意將自己學到的水墨及金石技巧,與同好交換心得。

1982年生下老二後,為了恢復体型,開始學瑜伽,持續了十幾年,對我的体力和身材有所改善。1986年從三重搬到台北來,由於家離體育館、社教館、活動中心都很近,一開始是清晨五點半到體育館去跳韻律舞,白天上瑜伽課、外丹功,都是為了健身。1988年 開始上媽媽班學國畫,由蔡本烈老師教我們紮實的水墨基本筆法,雖然一開始畫不好,但老師總以鼓勵的口吻誇獎我們,於是我每幅畫都一再練習了五到十張,直到 自己覺得不錯才敢交作業,就這樣我居然當起班長來了。三年後蔡老師鼓勵我們開畫展,命名時我思考了好久,想到萱草花是母親花,因此取名「萱草畫會」,辦了 第一次聯展。後來又請朱振南老師和謝宗安大師指導書法,我自己還跟程梅香老師多學了花鳥畫。大家又勤練三年,第二次「萱草畫會」聯展獲得更大的肯定;另成 立「翰玉書會」(由謝宗安大師取名),在社教館開聯展。在不斷的勤練之下,我參加了兩項全國性書法比賽,均得到特優獎。 就這樣,與書畫的緣越結越深,又找黃書墩老師學篆刻,成績還不錯,參加了兩次師生聯展,還參加了1995年 「台灣四十年篆刻研究展」(在台中美術館)。接著就隨著機緣,先後有幸向張清治、謝榮源、李欽聃、孔依平、黃慶源、王詩漁、王南雄等名師學習,獲益良多。 目前在李奇茂大師的教導下,觀察多位老師與師兄姊各種不同的風格,加上這五年來我的筆法更熟練流暢,已形成自己獨樹一格的畫風。腦海裏有源源不絕的構圖, 驅動我將其用自己獨特的畫意表現出來。在老師及學生們鼓舞支持下舉辦首度個展,展出近來的精選作品以及初嘗改變較大的創作,期待您的批評賜教,下回當更精彩,至為感謝!